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angjiping0929的博客

 
 
 

日志

 
 

小城的冬天(一)  

2015-11-08 11:07:17|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城的冬天,不会有塞北冬天烈风暴雪的壮美,也很难有海南冬天如秋似春的柔和。然而,大自然对这个坐落在扬子江北岸、大别山南麓的小城,独施厚爱,给了她匀称鲜明的四季,也给了她别具一格的冬装。

看-----凝重的冬云下,扬子江这个“天字第一号”温顺大河,虽然隐去“孤帆远影碧空尽”的秀色,但从不肯效法“顿失滔滔”的黄河,依然浩浩荡荡,缓缓东去。明丽小城,依偎其旁,领略着无尽的流动着的壮美。                                

听-----凛冽的冬风中,振风塔这个称誉长江流域的端庄古塔,更加勤奋地振动着悠扬的铃声,四百年来,从未被冰雪封冻而沉默,凭着小城别致的冬天,这振风的铃声一定能响及悠远的未来。

呵-----诗一般的雪花,梦一般的冰凌,冬天该有的美景佳境,老天爷慷慨地赋予了小城,却把魔一般的雪暴,鬼一般的酷寒拒之于千里之外。

也许,老人们会埋怨小城冬天的苍凉,他们委实容不得“风吹老树,雪打寒窗”的寂寞。在他们饱经风霜的记忆里,一幕幕历史悲剧常常和苍凉冬天联系在一起。老人们记得,解放前夕的小城,在漫长的冬夜里,最不忍听的是一位孤苦盲人的叫卖声:他眼睛全瞎,衣着褴褛不堪,由一个衣不蔽体的幼童引导着,驼着一箱芝麻粉,一步一颤,一步一声,“芝麻粉啦------”那如泣的叫卖声,久久地在小城简陋街巷上空穿梭回荡,听起来令人禁不住心颤。老人们是不会忘记太平天国保卫小城传说的。那是一八六O年残冬将尽的时分,天国将士与满清官兵,揭开了包围与反包围血战的帷幕,集贤关头,洪水塘畔,刀光剑影,杀声震天,尸横遍野,血汇沟渠。那一冬,是否下雪,无从考证,若果天公有情降雪,那纷纷扬扬的雪花,该是数万天国将士舞向长空的英灵。

老人们埋怨得有理!我也曾切身感受到“文革”的人造悲剧给小城冬天带来的苍凉。一九六七年冬天,“武斗”搅乱了小城,一位刚毕业回城的大学生和一位刚懂事的小女孩,同日夭折在乱枪之中,他和她的遗体无法送到“封锁线”那边的殡仪馆,只好停放在临时的灵堂里,招来了无限痛惜的人们。我随着人流挤过去,好奇地揭开他和她的脸障,那位大学生死前失血过多,面容苍白如纸;那孩子除额上的枪眼处有些铁青外,小脸却红红的,惨惨的,神态宛若沉入酣睡。猛的,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孩子的母亲找到了“灵堂”,她扑着,抓着,想突破好心人们组成的屏障,接近她“酣睡”的爱女,声声呼唤,声声诅咒,她是在诅咒小城那个苍凉的冬天呵!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19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