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angjiping0929的博客

 
 
 

日志

 
 

一略往事 8:歌曲相伴着人生(下)  

2015-12-30 15:50:07|  分类: 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革后的三十余年,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和经济崛起的进程,我国歌曲(音乐)也进入到多元化蓬勃发展的阶段。我辈置身其中,一边以一己之力,投身改革开放的实践,收获人生青、中、壮、老年各个季节的“庄稼”;一边以一己之趣,追踪、温习、欣赏、享受歌曲(音乐)带来的无与伦比的人生乐趣:在老歌萦怀、余音绕梁的同时,听新歌叠出,新秀竞艺,见各种流派,精彩纷呈,云卷风生,潮落潮起。跃动着时代的脉搏,装点着盛世的风韵;伴随着人生的流年,丰茸着生活的精彩。

     “解冻风”吹醒了人们蛰伏的音乐之趣,电台开始公开播送禁闭十年的经典老歌,一曲“洪湖水浪打浪”能让人心潮澎湃,一曲“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又让人情动由衷,“春色关不住,红杏出墙来”,人们在以满腔热情拥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拨乱反正的同时,吟唱着久违的老歌,感受着文艺春天的到来,尽管尚有对李谷一“乡恋”气声唱法质疑的反复,但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歌曲(音乐),如日月经天,江河行地,奔腾而来,气势如虹。

     “翻唱风”是以朱晓琳、朱逢博、谢莉斯、王结实等一批新人,借助当时流行的歌曲磁带,应用创新的唱法,翻唱经典老歌而形成。尤其是朱晓琳这位年方二八的青春少女,以略显稚嫩更觉娇甜的歌喉,一鸣惊人地演唱了“月儿弯弯照九洲”、“重逢”、“一江春水”、“玫瑰玫瑰我爱你”、“小蓓蕾”、“都在夕阳里”等脍炙人口的老歌,她的唱带,多次重版,风行一时,那妙曼的歌声,确实让听众如醉如痴,荡气回肠。

     “新歌风”是指老歌流行的时节,一批如施光南、谷建芬、王铭等新近崛起乐坛的作曲家,踏着时代的节拍,和着改革的步伐,创作出充满时代精神的新歌。如“祝酒歌”、“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军港之夜”、“在希望的田野上”、“心中的玫瑰”、“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等。尤其是配合“春节晚会”而由王铭、乔羽即兴创作的“难忘今宵”,把亿万人民欢度除夕、阖家团圆、告别过去,祝福来年的心境抒发得淋漓尽致,酣畅不已!此歌已经成为“春节晚会”的压台保留节目,长盛不衰!

     “校园风”是指开放的大环境下,最先流传到大陆的台湾校园歌曲。如“乡间小路”、“外婆的澎湖湾”、“他比你先到”、“读你的感觉像春天”等,这些校园歌曲,一别大陆听众的惯常口味,清新、自然、风趣,生活气息犹浓,给人以返璞归真的感觉。尤其是侯德健的“龙的传人”朗朗上口,津津有味,又抒发着中华民族的共同情怀,一时传唱盛广。

     “港台风”是指由台湾校园歌曲打开陆门后,伴随外资的大规模引进和音像传媒设备的升级换代,再经港台影视的顶托,港台歌曲像一股旋风,席卷内地。听众,尤其是年轻听众,对这种原本视为另类或异端的歌曲和音乐,有着异乎寻常的热情和跟踪鉴赏力,加之港台明星歌手不时赴内地举行票价高昂的演唱会,引得追星一族狂热捧场,一时间,大有甚嚣尘上之势。台湾歌曲首推甜歌皇后邓丽君,其甜美的歌喉,优雅的唱腔在“甜蜜蜜”、“何日君再来”等经典歌曲中,发挥得尽善尽美,几乎能够征服不分男女老幼的所有听众,可惜,她英年早逝,未能赴大陆演唱。其余,像孟庭苇的柔婉清丽,罗可珺的纵情甜嫩,费玉清的典雅飘逸,苏芮的强悍激越,都是不可忽视的亮点。香港歌曲更早一些进入内地,刘德华、张学友、郭富城、黎明等四大天王激情演绎着香港歌曲特有的精致。“万里长城永不倒”、“男儿当自强”等歌曲则虬劲雄浑地展示了香港歌曲的阳刚一面。徐小凤的柔曼从容,奚秀兰的黄梅小调又表现了贴近市民的亲和力。

     “西北风”是指在港台歌曲风靡之中,内地作曲家和歌手创作出以西北豪爽苍凉的格调为特征的“突围式”的歌曲,以崔健的“一无所有”为突破口,“黄土高坡”、“信天游”、“心中的太阳”及以后的“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风风火火闯九州”等一批西北风歌曲应运而生,多少为内地歌曲争了一口气,也在中国乐坛争得了一席之地。

     “东南风”是指以李海鹰为代表的内地南方音乐界,深刻汲取南方民族音乐素材,创作出新时代独树一帜的歌曲,重新找回失落的感觉,形成崭新的音乐风采。李海鹰的“弯弯的月亮”,一出笼,便以其融古典和新潮于一炉的奇异风格,让人惊为天人之作,加上刘欢的深情演唱,人们也分不清是经久的民谣,还是新潮的劲歌。李海鹰自此一发不可收拾,“我不想说”、“七子之歌”等迅速成为流行歌曲。还有,陈小奇的“涛声依旧”在春节晚会上由毛宁演唱,一炮而红:“今天的你我,怎能重复昨天的故事?这一张旧船票,能否登上你的客船?”歌词翻新古典,歌曲新颖动人,岂能不让人流连忘返?与毛宁搭档男女对唱的杨钰莹,二人被万千粉丝称为金童玉女,歌坛一时风云际会,出尽风头。与此相映照的深圳音乐界相继隆重推出的“春天的故事”、“走进新时代”等义艺双馨的政治歌曲,也为我们伟大的时代,增色不少!

     “摇滚风”,这一纯属引进的外来品种,由于其爆炸式的激情,奔突式的节奏,颠覆式的旋律,极其迎合青少年的生理节律,利于发泄一些青少年过剩情绪,被一些追求标新立异的中国歌手引进消化,崔健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就是东风第一支。由此,可以证明我国社会的深度开放和中华文化的广度包容。此后,尚有“黑豹”、“唐朝”乐队的跟进,罗大佑、窦唯等歌手的策应。然而,摇滚音乐与中华文化主流的严重脱节,与广大受众的深度隔膜,决定了摇滚音乐的“小众”化趋向。

     “世纪风”是指进入21世纪以来,建立在世界传媒爆炸性发展和我国社会全方位开放基础上的我国音乐(歌曲)界所呈现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空前盛况。两岸四地、海内海外,歌声连成一片;山歌、民歌、情歌、劲歌、摇滚歌,流派竞秀;民族的、通俗的、美声的、原生态的,唱法争鸣。老歌长盛不衰,新歌层出不穷,名流星光闪耀,新秀潮奔浪涌。虽然也有泥沙俱下、鱼龙混杂、浮躁喧嚣、良莠不齐之嫌,如同改革开放赢得令人欣喜的天翻地覆的变化中,夹杂着贫富悬殊、贪腐严峻的问题,需要强力应对而无须一味忧心一样,新世纪的歌曲音乐,总体上彰显着中华文化丰厚的积蓄力、广大的包容力、极强的自主力和不竭的创造力,正在与日俱增,与时俱进!

     我们深为能够生活在这个昌明盛世而倍感幸运!也为能够与隽永优美、生生不息的歌曲相伴而倍感幸福!只是,我辈已是年过花甲的奔七之人。记得已故的父亲曾经说过:人这一世,前半生感觉过得特别慢,后半生感觉过得特别快。现在是到了我辈感觉日子过得尤其快的时候了。这种感觉如果放到音乐的兴趣上,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过去的老歌,记忆犹新,现在的新歌,迟钝若愚。从这个不无偏颇的角度,我对比新老歌曲(音乐),便生出以下一己之见:

     我感到,老歌以旋律取胜,新歌以节奏见长。优美的旋律是老歌或称以旋律感人的歌曲的灵魂。旋律的优美大多来源于丰厚的中华文化,汲取于中国各民族民间的声韵素材,有些则直接由各民族的民歌、情歌演化而来。民间具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声韵富矿,凝聚着中华各民族的喜怒哀乐,本身就极富感情的渲染力和艺术的表现力,被作曲家采集荟萃,融入专业音乐元素,通过激活灵感的升华性再创作,一首首饱含情韵、征服听众的歌曲或音乐便横空出世,不胫而走。除了出色歌词外,其动人心弦的内核,就是那或优扬、或含蓄、或婉转、或清丽、或柔美、或嫩甜、或激昂、或润朗的直指人心、余音绕梁的旋律!从20世纪3、40年代贺绿汀的《四季歌》、《天涯歌女》,50年代王洛宾的《在那遥远的地方》、雷振邦的《婚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美丽其格的《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高如星的《九九艳阳天》,通福的《敖包相会》,刘炽的《我的祖国》、《让我们荡起双桨》,60年代的田间的《草原之夜》,70年代王锡仁的《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80年代吕远、唐珂的《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90年代的王立平的《红楼梦》插曲,直至新世纪张千一的《青藏高原》、印青的《天路》、李海鹰的《弯弯的月亮》。都是以动人的旋律,穿越时空,永远植根在人们的心上。难怪日本著名指挥家小泽征尔在指挥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协奏曲时,曾叹服地发出“这首曲子我们只能跪着听”的感慨!

     当然,一些优秀的外国歌曲(音乐),也是以各国特有而又美丽的旋律来征服听众的。如:印度的《拉兹之歌》,印度尼西亚的《宝贝》,斯里兰卡的《罐舞》,墨西哥的《鸽子》,苏格兰的《友谊地久天长》。尤其是前苏联的歌曲,如《三套车》、《小路》、《让我们举杯》、《山楂树》、《神圣的战争》、《滔滔的第涅伯尔汹涌澎湃》,让我们深刻地领略了俄罗斯民族的博大壮阔的情怀。西洋古典音乐如《梦幻曲》、《欢乐颂》、《天鹅湖》等,或以典雅轻盈,或以辉煌明丽而著称于世,长盛不衰。

     新歌的特点,在于注重节奏、律动,加之辅以歌手的刚劲夸张的肢体动作和华丽迷人的配器以及声光电的综合效应,或倾诉,或呐喊,或隐晦,或张扬,或静雅,或奔腾,或煽情,或逗爱,摆脱了需要精雕细刻旋律的羁绊,突破了经久既定格调的束缚,多元化、感性化、浪漫化、个性化的歌曲(音乐),借助高科技媒体的传播,铺天盖地,目不暇接!只可惜,岁月的年轮已经折损了猎艳的敏锐,生活的风霜果真消解了追新的逸兴!当然,这并不妨碍一代代年轻人的热烈追捧。只能说,这是我辈落伍并开始谈出人生舞台的征兆。

     然而,尤里乌斯.伏契克曾在《绞刑架下的报告》中高调宣示:“267号牢房在歌唱,我的一生都在歌唱,生命就快结束,这是一个人活得最顽强的时刻,有什么理由停止歌唱呢?!我们用歌声表达欢乐,寻求快慰,送走暗夜,迎接东方战线捷报频传的黎明!”由此想到:既然歌曲相伴着的人生,让人感到如此的幸福,那么,就让歌曲和音乐一直陪伴着我辈平一如既往地走向自己生命的终端。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2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